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angfu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远去的家事 4  

2017-02-13 17:08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几年相对稳定的生活,孩子在逐渐长大,一些家务管理,女儿也能逐步承担起来。儿子在家,也听姐姐的话。宋广恩看到一家和睦的生活,在放心的同时,又为他们往后生活的出路着想。就在这时,太太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。

那天宋广恩照常来到太太家,太太告诉宋广恩,说她要和当家的出去,要宋广恩照顾一下,一定要看好这个家。宋广恩和往常一样,完全听从太太的吩咐。送走太太他们后,才感到屋里不大对劲。在这个院里,以前有那么多伺候太太的人,今天怎么没看见,人都到那儿去了呢?宋广恩这才特别注意太太的家,四处察看动静。整个院里都看了一遍,除了自己,竟没有发现第二个人。这时回到太太内屋看看,和原来没有什么变化。宋广恩又到厨房里仔细看了一遍,炊具厨具一应俱全,一件不少。宋广恩虽然人生有过许多经历,可今天这事,还是第一次遇到,百思不得其解。于是返回太太屋里,一个人无所事事地坐下来了。刚坐下,心里一惊,自己把大门关好了没有!于是赶紧起身,去看看大门。大门其实已经关好了。接着她把院里各处的门也看看。在全部关好后,她从院子后侧的小门出去,进到隔壁院里看看。隔壁院里,各处屋门都关的好好的,也没有留下看家守门的人。如此大的家,怎么就只留自己一个人呢?这是宋广恩从来没有遇到的,身上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寒颤。这怎么行,这么大的一个家,就自己一个人,自己要看好啊!想到这,宋广恩就振作了一下精神,小心翼翼,蹑手蹑脚,来到太太当家人办事的厅堂。庄重的大厅,空空荡荡,失去了往日的威严。尽管这样,宋广恩还是继续蹑手蹑脚,异常小心,边走边看。在大厅缓慢地绕了一圈后,又走到大厅中央,上下左右再环视一遍。不看则已,看过了却感到全身很不自在,一股阴森可怖的寒气,仿佛就围绕在自己身边,全身感到寒透了。宋广恩不由自主地赶紧走出大厅,在缓和了一下自己过度紧张的精神后,才接着到两侧厢房外边,缓缓地看看。偌大的院落,就只有自己一个人,虽然已是夏天,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热感。宋广恩在这个院里,已经从后院转到前院,又从前院走到大门处了。在这里,宋广恩继续仔细查看了一下,大门是从外面锁着的。于是宋广恩折返到厢房外的石凳上,坐下歇息。稍坐了一会,就起来回到太太院里。到院里刚关好院门,忽然听到大院那边大门处有响动。自己赶紧去到太太的院门口,透过门缝,看大院那边情况。大院还是空空的,能听到大门上的锁被打开了。接着看到,一个拿钥匙的军官推开大门,闪在一边。迎接后边紧跟着的一群当官的人进门。进门后,那些人毫不陌生,径直向大厅里面走去。那个拿钥匙的军官,在他们向大厅走去时,又把大门关好。关好大门后,也向大厅走去。在要进大厅时,感到太太院里门边有人。于是喊了一声:太太院门口那里是谁,快开门过来!宋广恩听到这样喊,自已已经不好走开了,只好打开了太太这边的院门,走过去和他们相见。这次相见,因为太太不在,宋广恩感到很吃惊,外表掩饰不住内心的恐慌。好在这些进来的人,仿佛知道她是看家的,因此对她并不在意,只是在大厅那边门口看着她。那个拿钥匙的军官,走到她面前,对她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,知道她是照看太太家的,于是训斥她:“你不在太太家里好好看家,跑到院门这里干什么?!”她曾经几次见到过这个军官,小声地向这个军官诉说原委。军官听后,要她快点过去,照看好太太的家。她赶紧离开了这里,回到太太的院里,赶紧把院门关好。

宋广恩回到太太的院子里面,又到院内各处仔细的看了一遍。看到院里各处都没有异样后,才又回到太太屋里。一个人在屋里,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,知道太太家这次要有变故。太太的当家人不在家,他手下的人却领着一群人进家门,而且毕恭毕敬。一群人个个都是无拘无束,手下人却只能作陪,惟命是从,比当家人在时还要灵。太太的当家人一直十分威风,现在怎么了,突然间家里就大变了呢?这一切在宋广恩的心中翻腾着,只盼太太能早一点平安回来。心神不定,思绪不安的宋广恩独自想着、等着,时间仿佛凝固了,长的出奇。

那时宋广恩的大孩子张素芬13岁,小的10岁。两个孩子在家,虽然大的已经能够照顾家,可宋广恩心里还是放心不下。晚上了,还不见太太回来,心里那个急啊,闹腾的难受劲啊,真是折磨人啊!在最难受的时候,听到了敲门声,心里吃了一惊,只好缓缓迈步,向大门走去。走到大门处,不知吉凶的她,先提心吊胆地问了一声谁?门外传来了,自己孩子的回答声。赶紧开了门,看到了自己孩子,才消除了自己的一场虚惊。天晚了,她告诉孩子,自己今天晚上可能回去不了,要他们这就回去,到家后关好门,不要等妈妈了。

孩子走后,宋广恩又是独自一人,坐、坐不安,躺、躺不稳,不知如何是好。等啊等啊,等到很晚很晚,才听到远处传来了响动的声音,仿佛是走路的脚步声。再仔细听听,确实是脚步声,是好几个人的脚步声,正在向这边走来。人不少,步子不快,离这里越来越近。宋广恩这时,一下子打起了精神,整理好自己的衣服,头发,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向大门处走去。恰好这时有人敲门。宋广恩轻轻问了一声:“谁”?门外传来了有气无力、软绵绵的,“我回来了”的声音。宋广恩听出来了,是太太的声音,立刻开了门。太太进了门,后面跟着几个拿包的军人,一个一个也进了门。到了客厅,几个拿包的军人放下了包,其中一个跟太太说,请主人家清点一下东西吧,对了我们就回去了。太太只好拖着疲惫的身子,细心地、一一请点了一遍。清点后,对送她回家的一名军官说:“对了。”军官回说:“对了,我们这就回去了。”军官说过这话,不等太太回话,就向同来的军人打招呼,一起走出了客厅,径直向大门外走去。太太送走了军人,关好了大门,才缓缓走回屋里。宋广恩看到太太回来了,带着乞求的口气恳请太太:“今天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看家,太太现在回来了,我可以回去了吧。”太太没有精力,软绵绵地对宋广恩说:“今晚你先不要走,我希望你能在这里陪陪我,好吗?”宋广恩看着太太这种从来没有过的,似有乞求自己的眼神,不忍心,只好留下来了。这一夜太太难于入睡,宋广恩也睡的不踏实。太太是遇到生活的大转折,宋广恩则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思前想后,翻来翻去,两人都睡不踏实,一直持续到天亮。天亮了,宋广恩赶紧起来洗漱梳理,忙着生炉子,打扫卫生等。这些事本来是别人干的,在这特殊的情况下,宋广恩不用太太交代,也全干完了。到这时太太还没有起来,宋广恩就轻轻地走了过去,想问声太太,今天早上怎么安排。当看到太太带有泪痕的眼神和满面的愁容,宋广恩把想问的话,都咽回去了。太太看到宋广恩进来了,就让宋广恩先回家去,照管一下孩子,安排好了再过来。宋广恩要先给太太做点吃的再回去。太太说不用了,并说昨天我带了很多吃的。听到太太这么说,宋广恩才放心地告别太太,回家去了。

宋广恩回到家里,儿子已经上学了,女儿正坐在那里拉鞋底。看到妈妈回来了,女儿赶紧起身喊道:“妈,锅里饭还是热的,我去给你端来吧。”宋广恩感到女儿确实长大了,心里高兴,答应了一声:“好!”女儿立刻到厨房,很快就把饭端来了。宋广恩吃着饭,还在想着太太那边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因为不放心。刚吃过饭,放下碗,就告诉女儿:“太太那边还需我要早点过去,锅碗你收拾一下,我现在就去了。”女儿说:“那边急,你就快过去吧。”于是宋广恩就急急忙忙,又赶到太太家里了。

看到宋广恩这么快就过来了,太太心里好受些。还没有等宋广恩问好,太太先开口了:“你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?还没有吃饭吧!”宋广恩忙说:“吃过了。”太太说:“再吃点点心吧。”宋广恩看到太太冲好的莲子羹和蛋糕说:“我真的吃好了。太太慢慢用吧。有哪些要做的事,尽管吩咐吧。”太太说:“今天没有什么事,你就在这边坐坐,我们说说话。”宋广恩这才走到太太指的椅子处坐下。太太告诉宋广恩:“当家人这次离开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。外面打仗,不安全,要我留在家里,免遭兵荒马乱的折磨。还交待我,要好好守住这个家,他一旦安定下来,就及时赶回来。所以当家人什么时候能回来,这次真的说不准。你在我这里已经有好些年了,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外人吧。现在当家人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。这些年来,你在我这里处处关心我、细心照顾我,年龄还比我年长几岁,往后我就把你当成,我的亲姐姐,你说好吗?”太太说的这些话,宋广恩多年来想都不敢想。因此一时不知到怎么回答。随口只好安慰太太说:“这些年我在你这里,你对我好,每天干活时,处处都照顾我,我都记在心里。因此我在这里,往后不管做什么,我都会听太太的吩咐,绝不会三心二意的。”太太明白,这是宋广恩的心里话,因此更坚定地要认她为干姐姐。宋广恩经不住太太一而再、再而三的真心实意地恳请,实在拒绝不了,在太太处以难受的时刻,自己也没有其它办法,在这样的情况下,只好接受了。不过对太太也更加敬重了。自此以后,两家完全像亲戚一样的往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